1. 汇眼财经首页
  2. 深度盘

揭秘大蒜炒作全链条 电子盘只是冰山一角

炒家们看到有机可乘时,会通过中间商大量购进大蒜,然后锁进中间商提供的冷库里。在市场狂热时,很多炒家是直接炒作“冷库”,买进与卖出间,大蒜根本就不出冷库。

7月15日,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崩盘,总经理李志胜携客户2亿多元保证金“跑路”,随后在深圳被警方抓捕归案。[详情]

7月19日,青岛金智发电子盘公告称,因故整顿重组,自7月21日起停盘。[详情]

最新消息是,公司于8月4日发布公告称,目前重组各方面工作皆取得重大进展,但因个别交易商从公司违法获取的资金至今未能全部归还,导致具体的重组实施细节无法按期公布,我们将继续加大追回资金的力度。[详情]

同为山东大蒜电子盘,均以大蒜远期合约交易为主,面对相同的政策监管和相同的行情基本面,上述两家交易市场几乎同时出事绝非偶然。“电子盘”交易过程中存在哪些漏洞?为何频频出事却能在当地保持常青的地位?

南都记者8月11日至8月15日实地深入济南、莱芜、金乡,采访了大蒜产业链上的各方,调查重现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所崩盘的过程,展示国内农产品现货市场江湖乱象。

盘商背后操纵价格

7月,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下称“山东农产品”)、青岛金智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青岛金智发”)相继崩盘,投资者数亿元资金不知去向。

“毁人!”这是南都记者来到大蒜之乡之后,金乡当地人给予大蒜电子盘最多的评价。

8月12日,10多位交易商告诉南都记者“事情发生了一个月了,到目前为止,我们能从官方获得的信息非常稀少,让人非常焦虑”。

交易商们复盘了7月14日、15日两天里面的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崩盘时的疯狂情况。而在经过复盘也能明显发觉,山东农产品电子盘运营的种种黑幕:盘商随意修改交易规则、挪用交易保证金、虚拟资金恶意炒作、背后操纵价格等等。

7月14日,山东农产品大蒜8月合约和12月合约一度跌停,至收盘时,8月合约下跌2.51%,收于2721元/吨,12月合约下跌3 .92%,收于3211元/吨。6月28日到7月14日,8月合约的盘面价格一直在2750元/吨- 2800元/吨之间震荡,但大蒜现货价格在步步上涨,至7月14日当天已达3200元/吨。在这期间,另外两个大蒜电子盘———青岛金智发电子盘和金乡金都电子盘8月合约的盘面价格也一直在3000元/吨以上。

因质疑盘面价格完全背离现货,30多个金乡县的投资人赶到莱芜,向山东农产品公司了解情况,但一直没有得到正面回应。前期与交易商接触的包括董事长刘天林、监事窦玮、总经理李志胜等高管手机不通,全部失去了联系。

14日晚间,该市场发布公告称,将交易保证金比例从20%提高到50%,涨跌停板幅度不变。但是,山东农产品交易市场官网当天8:53却再度更新公告:7月15日为本市场所有合约最后交易日。当日涨跌幅调整为18%。

7月15日上午9点,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开盘,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开盘的惨烈景象还是让电脑前的多方交易商们吃惊。8月合约和12月合约双双封死在18.01%的跌停板上,分别收于2231点和2673点。

14日,部分投资者保证金已经出现不足。15日的暴跌让所有多头全部爆仓,部分投资者甚至将出现“倒欠”的现象。“我14日、15日连续两天打入护盘资金9万元,但15日却发现护仓资金全没了,仓位被强制平掉,而且还亏损10万。”黑龙江的交易商曲先生表示,“对于大部分投资人来说,20%的保证金已经归零。”

目前山东农产品的网站已经关闭。南都记者辗转拿到其交易规则却发现,交易所一早就在规则设定上做了埋伏:本市场进入异常情况,本市场总经理可以采取调整开市收市时间、暂停交易、调整涨跌停板幅度、提高履约担保金、限制出金等紧急措施。

交易保证金监管漏洞

但更让人没有料到的是,15日上午9:10,不少交易商发现,不能出金了。发行异常的投资者立即到银行查账。查询到的情况是,这两个账户的余额仅有1000多万元。

据交易商杨红光介绍,平时投资者只是通过山东农产品官网公布保证金账户电子对账单的来核查交易的资金情况。几乎所有农产品电子盘都是这样公布资金。“之前一直以为是银行在做第三方托管,没想到出事后,才知道交易保证金没有并不是银行托管的。”

据杨红光提供给南都记者的资料显示,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最后一次在其网上公布电子对账单余额是在7月10日,当时显示有两个账户,其中工商银行账户余额2.88亿元,农业银行账户余额1077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居心不良的企业来说,伪造电子版的银行对账单几乎没有任何难度。在缺乏第三方监管的情况下,公司要挪用客户资金轻而易举。

当天下午,包括李维明在内的交易商也从莱芜市公安局得到证实: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工商银行账户余额仅剩900余万元,农业银行账户余额仅剩300余万元。

“虚拟资金”问题,已非鲜事。此前的日照龙鼎盘、金乡大蒜盘等都曾暴露出相同的问题,大多数倒掉的大蒜盘都会涉及到“虚拟资金”入市的违规、违法的情况。

“所谓 虚拟资金 ,就是电子盘与操纵者合谋,在操纵者没有向交易账户打入资金的情况下,向其账户提供资金头寸。在此过程中,操纵者没有资金成本,只要电子盘愿意提供,可以向其提供无限多的资金头寸,保证其在与对手盘的博弈中稳占优势,做到随意操纵价格走势。”张先生向南都记者解释。

“电子盘纠纷最多的就是虚拟资金的问题。”青岛一家大型交易所总经理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凭经验来看,山东农产品和青岛金智发的老板没有把虚拟资金挪走。他们在跟客户交易的过程中,虚拟资金亏没了。

比如有5个亿的虚拟资金和5个亿的真实资金在做交易,5亿的真实资金赚了2个亿的虚拟资金,把5亿的虚拟资金抽走了,还剩下2个亿虚拟资金,实际上,电子盘里已经没钱了。

“我们当中大部分人是在做多,电子盘交易当中有做多那就肯定有做空的接盘,但是我们交易的时候看不到做空的对方,我们都在怀疑是莱芜嘉禾的盘商用虚拟的资金在做空。因为这还是今年六月份开的盘,大部分订单是在6月至7月初下的。

到了7月8日,市场上的大蒜价格是上涨趋势,一般情况下现货价格会带动电子盘价格,但是电子盘价格却出现了下滑,我们觉得应该是盘商觉得亏不起了,在背后进行盘面操作把价格降下来。”金乡一位参与本次电子盘交易的投资者告诉南都记者。上述交易商也向记者表示,“在交易所蹊跷地连续调整了保证金和涨跌幅,神秘的空头直接指向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总经理李志胜。”

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现货交割一直微乎其微。据交易商提供的一份去年12月24日的合约交收情况公告显示,本次实物交收5人,交收数量为301吨。而违规情况显示,买方因资金不足违规3人,数量298吨,因持仓不足8人,数量58吨。卖方因仓单数量不足违约3人,数量258吨,因仓单不足违约7人,数量71吨。

有大蒜经纪人向南都记者透露,与操纵价格密切相关的是,现货交割程序必然不通。一些电子盘随意操纵期货价格,产生了一个虚拟价格,这个价格脱离现货价格,在合约到期时,操纵一方会以各种理由拒绝现货交割。电子盘会以“没有履约担保责任”为由推脱自己责任,并以各种理由维护操纵一方的利益。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