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名家慧眼

厘清财富世界暗逻辑,如何从投机者进化为投资者?

当下全球经济总量差不多80万亿美元,而全球股市总市值超过了65万亿美元,全球债券总市值超过100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规模更超过了500万亿美元。近乎10倍的金融杠杆,对投资者识别骗局、预防金融风险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历经华尔街25载的风霜雨雪,陈思进淬炼出一双善于识别“套路”的火眼金睛。他和大家一起聊聊投资那些事儿。

厘清财富世界暗逻辑,如何从投机者进化为投资者?

把握暗逻辑

用赌徒思维理解财富积累

试想某天你发现了一个好项目:投入两百万,未来五年内有80%的可能性赚到一个亿,你会怎么操作?

方法一:贷款。

抵押固定资产,以每年8%-10%的利率借款两百万。事成,则收获扣除本金利息之后一亿美金的剩余部分;反之,倾家荡产。

方法二:创业。

拿着项目去路演,吸引天使投资人,以两百万的价格出让20%的股份。事成,皆大欢喜,投资人拿走两千万的分红;反之,则投资人的钱打水漂。

方法三:上市。

面向社会募集资金,合伙人根据出资比例认领股份,时机成熟时,通过IPO套现离场。但有资格使用这种方式的人群较小。

方法四:彩票。

把整个项目切割成两亿份,公开零售切割成碎片的“希望”,然后设置相应的奖项。这种方式的收益较其他方式更大,且风险为零。

以上四种方式的风险依次递减,而收益依次增大,同时门槛也依次提高。

第一种需要有固定资产和过硬的关系;第二种需要项目靠谱,创始人优秀且信用良好;第三种一般人很难实现,因为上市的政策审核非常严格;第四种只有政府有权进行。

因此,同样的项目,由不同身份、背景的人去运作,得到的结果可能完全不同。而这四个方法,恰好是挣钱、赚钱、发财和暴富的区别,也是当今世界财富运转的四种基本逻辑。

由此,我们可以把整个世界看做一个西方现代经济制度下的超级大赌场,人们在其中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

其一,开赌场的人。

也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平台的搭建者,比如各国证券市场。

其二,庄家。

他们被允许坐在台前直接参与博弈,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吸引外围观众押注他们,并得到最直接的分红,比如企业家、资本家、明星创业者等等。

其三,外围押注者。

他们是赌场里的大多数,总被大盘或大势吸引,比如股市中的散户,或者边缘创业者。

开赌场的人只需要维护秩序就能坐享其成,庄家也有一定话语权,而广大的散户,即广大的赌民,只能站在台下等着押注,这就是资本世界的一个基本面貌。

投资vs.投机

要做大蛋糕而不是零和博弈

多投资,少投机。

投资和投机有本质区别——投资是基于价值的变动;投机是基于价格的变动。

而价值和价格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投资的收益是来自投资物所产生的财富,即金融市场的蛋糕变大,投资者因此获得一定的分红收益;而投机行为是一个分蛋糕的过程,投机的收益来自于另一个投机者的亏损。

以炒房为例。

近二十年来,国内房价只涨不跌,人们看到房子的“金融属性”,希望通过低买高卖的行为盈利,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又增加了金融杠杆。事实上,买房行为已经成为了金融衍生品级别的炒作了。

有一种观点认为,房子能够持续增值,因此属于投资行为。这一看法的漏洞在于,能够增值的只有土地,房子是消费品,是土地的附加值而已。因此房子的价值是不会改变的,上涨或下跌的只有房价。所以,在中国买房,本质上是一种投机行为,除非将房子出租。但悖论在于,目前房子的月租金仅能覆盖每月应还房贷的1/3,这显然不算一种投资行为。

再以炒股为例,如果买入股票的初衷是希望不断得到股息分红,就是投资;要是希望低买高卖的话,就是投机。

寻找价格洼地

二三线城市买房靠谱吗

如前所属,买房是投机而不是投资。从这个角度,有三点提示供读者参考:

第一点,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大大小小不同级别的城市也很多,不同城市之中的楼市不尽相同,因此,任何时候都可以找到价格低洼,实现低买高卖,进行房产投机

第二点,房产实际上也是商品,其价格收到供求关系的影响。但土地文明写在中国人的基因当中,骨子里都有“拥房情结”。大概率上讲,只要是人口净流入的城市,房价都有上升的潜质

第三点,什么样的城市会吸引人口流入呢?尤其是本科、硕士毕业生?一般来说是因为这个城市有成长的机会,而房价和一个城市的发展是成正比的,深圳就是很好的例子。

说完了买房,再说说租房。

最近不少在一线城市漂着的朋友都很担心房产税的落实会影响房租,其实也不尽然。

首先,以实行房产税多年的欧美房价为例。从一百多年的数据来看,部分欧美地区的房价确实在短期内有异常上涨,但长线而言,房价的增长和通胀率持平。即,若略去通胀因素的影响,欧美绝大多数房价实际上不涨不跌,平均房租一直维持在当地人年收入的30%以下。

人们担心房产税会殃及租房者,但这也得考虑房产税征收的目的以及征收的方式。

如果是为了贯彻“房住不炒”的方针,可以对非自住房收税,例如以第二套、第三套房为起征点,实施阶梯式税率。这会导致拥有的房子越多,税率越高,尤其可以对空置房征以重税,将其逼入租房市场。另一方面,则对出租房少征甚至免征税,来鼓励出租。

眼下中国空置房的比例已经占到了20%,甚至更高。而租房市场是个有效市场,只有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房租才会上升,如果房产税征收得当的话,提高持有成本,可以逼出空置房进入租房或卖房市场,使得房价理性回归,甚至降低房租

另外,如果在房产税出台的同时,政府能限制房租的涨幅不要超过通胀率的涨幅,并将房产税的一部分用户长租房、廉租屋的建设,那房租更没有上涨的可能了。

原创文章,作者:陈思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汇眼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