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金融市场每次泡沫被吹大,大众、甚至专家往往深信“这次是不一样的”。在一段时间内,他们可能是对的。然而每一次泡沫被刺破,却都是由于相同的原因。这次也一样。

注意到,最近很多人都在谈金融危机,说当前的全球经济跟2007年次贷危机前很相像,金融危机十年一次轮回的魔咒即将应验。

这并非危言耸听,其实,早在2017年10月我就撰文指出:全球经济正处于下一次危机的前夜,或将重现美国金融海啸的情景;并在2018年5月28日《成都商报》上刊文《下一次金融危机的触发点很可能是美股突然大跌》,明确指出,有史可鉴,美联储每一次进入加息周期,都会引发金融危机。文中还提到:虽然,前些日子,美国股市向下调整了一下,但是,从估值角度来分析,美股市盈率依然超过本轮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为历史第三高位,仅次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和1929年大衰退时期。从目前的情况来判断,引发下一次金融危机的触发点,最有可能是美国股市突然大幅向下调整。

种种迹象表明:当前已进入了下一次危机的前夜-汇眼财经

1

一个月前,我的前东家美国银行也发出警告称,包括大宗商品、中国股市、欧洲银行等最近都进入了“滚动熊市”(指不同板块、行业或资产轮流出现下跌),而虚拟货币正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目前下跌潮已经蔓延到了土耳其里拉、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阿根廷比索、印度卢比、印尼盾、巴西里亚尔、南非兰特等新兴市场货币,其中卢比、印尼盾更是创下20多年新低。

更危险的是,新兴市场的风险正在通过汇率、利率和企业利润传递至欧洲,甚至美国。美联储处于紧缩周期、美国市场与其他地区分化、收益率曲线趋平、新兴市场崩溃、杠杆量化策略表现不佳……眼下一切都像极了1998年,只差“全球传染”这临门一脚了。

国内财经媒体《界面》也通过分析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源头的美国得出结论:一切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美,美国经济复苏背后危机四伏,包括GDP增长乏力、工人薪资增速长期停滞(新增工作“质量”不高)、联邦赤字高居不下、政府债务水平不断上升、美股十年牛市已经处于周期尾部、房价再创历史新高后已呈现下跌拐点、银行集中度比十年前不降反升、居民储蓄率高升抑制消费、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剧等。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席勒认为,本轮史上最长的美股牛市已显现了华尔街有史以来最严重崩盘之一的影子。实际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美国股市都不具备连续十年牛市的条件,都像是透支未来利益的结果。而一旦透支达到一定程度,加上特朗普再利用更加危险的方式透支未来发展潜力,美国经济面临的风险,确实已经具备大萧条的条件了。一旦美国股市崩盘,世界经济将受重创,出现比金融危机更为严重的后果。这和我在《下一次金融危机的触发点很可能是美股突然大跌》文中的观点一致。

8月28日—9月17日,全美企业经济学家协会(NABE)对51位经济学家进行了调查访问,其中2/3的人预测在2020年底之前,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许多受访学者认为,贸易政策是美国经济衰退的最大风险因素。

2

比很多经济学者稍显乐观,我预计下一次危机不会马上到来,起码要在两年后才能看到。

为何还要再等两年?因为有政府政策强力支撑着。

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曾指出,经济短周期在5—8年之间、长周期在75—100年之间。不过,这一判断是基于一个没有强有力的政府的强力干预之下的有效市场。实际上,自从凯恩斯主义大行其道之后,经济周期被人为地延长了。比如各国央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以及其他强力的宏观调控,都可以将这一周期放大,延缓危机到来的时间。我预计当前这一轮周期会维持12—15年。

回顾世纪之交的那一次互联网大泡沫,早在1995年就有耶鲁大学教授预测“.com”泡沫即将破灭,但是直到1998年泡沫才开始显现出来,而真正破灭是在2000年。

2008年至今又是一个周期,考虑到周期延长因素,因此我预计这一轮周期可能至少维持12年,即下一次危机将最快在两年后到来。最容易分析的是股市,正如前述美国银行所预测,当前的股市与1998年非常像。那么如果将1998年的时间周期复制过来,也估计下一轮危机真正爆发是两年后。

并且,这个周期在中国就将更长了,因为中国宏观政策对经济的干预显然更强更多。不过,有人说,只要政府的意愿足够强大,西方经济学的周期理论在中国不管用。实际上还是管用的,只是这个周期在中国被放大了。当然,中国股市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A股的初衷(为国企脱困,为企业融资)就跟其他欧美股市的原始初衷不尽相同,所以它不适合经济周期理论,要另当别论。

本文首发支付宝“金融简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