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不宜妄自菲薄,更不宜浮夸自大,宣扬所谓“新四大发明”、“厉害了我的国”,既要看到我们与欧美国家的差距,也应对当前的深化改革、产业转型有信心。

文/陈思进

近日,宏观层面发生了不少事,但我看到很多人都在误传,尤其是一些自媒体,通过一些情绪化的、不客观的报道,误导大众,害人害己。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解释一下,顺带回答粉丝的各种疑惑。

首先就是美日欧零关税。

上周美国和欧盟签署了实施新的零关税的自由贸易协定,再加上此前欧盟和日本签署的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接下来,预计美国和日本、澳大利亚等也会向零关税挺进。这就等于美国要甩开WTO另起炉灶,届时中国将面临被孤立的局面。

此前,很多人乱出昏招,说中美贸易战不用怕,美国同时也在跟欧盟、日本打贸易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没有了美国我们还有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欧盟、全球第四大经济体日本这两大贸易伙伴。

现在看来,这一说法可能要被打脸了。尽管此前因为关税问题,美国与欧盟的关系一度紧张,但西方毕竟是西方。美国欧洲是“West”,其他的就是他们眼中的“the Rest”,我们不能抱有“中国可以跟欧洲结盟”的幻想。

当然,我们也不用妄自菲薄,中国毕竟还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将欧盟作为单一经济体来算),是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特朗普也不想失去中国。要知道,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在他眼里只有美国利益优先,而并不是很在乎政策体制、意识形态问题。

对中国来说,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搞好自己的改革,提升经济实体、科技水平,改善营商环境。留住国内资本,同时吸引优质外资进来。如果中国也可以变成美国一样的质量兼具的消费社会,自然就会产生巨大“虹吸效应”。

其次是汇率贬值问题。

6月份以来,人民币整体下跌近6%,截至上周离岸人民币连续第七周下跌,成为2012年来的首次。上周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连续失守6.7、6.8大关,离岸汇率一度冲破6.85。

对此,有人认为人民币汇率贬值可以刺激出口,对冲贸易摩擦的冲击。

我在此前的文章中说过,中国虽是出口大国,但产品出口主要靠资源优势而非汇率优势,况且在美元把握定价权的当下,汇率贬值对促进出口起不了关键作用。

同时,我一直强调,人民币之所以能维持目前的高汇率,关键在于不能自由兑换。当前管理层正在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增加可兑换资本项目,在此背景下,适度贬值客观上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

但同时应该看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推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人民币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基础,即周小川说的“人无贬基”。

再次是所谓央行“大放水”。

我上一篇文章已经说得很透彻了,目前不存在“四万亿”一说。还有人担心这次流动性宽松又会进一步推升房价,恐怕并不见得。

这次流动性宽松只是预防债务危机,现在各种平台、金融产品等像骨牌效应一样不断爆雷,相当于人中风了,现在是在ICU室急救,这跟2008年四万亿的性质完全不同。从国际大环境来看,2008年时值全球性金融危机,中国要救市、保增长,而目前美国经济早已走出金融危机的泥淖,欧洲、日本经济也在持续回暖;从国内来看,一是金融监管前所未有的严格,二是强监管的环境下有特定的目标,三是在货币政策边际放松的同时,楼市调控却越收越紧,如有的银行首套房贷利率都上浮40%了。

正好,今天(7月30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回笼资金1500亿。更说明了,前段时间是因为资金实在太紧,投放了些资金舒缓一下,现在又开始回笼了,何来“大放水”?整个市场缺钱极了,相信做生意的网友都能感受到。

至于楼市,当前实体经济已经被房地产绑架,如果资金继续肆无忌惮地涌入楼市,实体经济将会更惨。而一旦实体经济跨台,将会有很多人面临失业,那就是经济大萧条。相信管理层也看到了这点。

总之,我们不宜妄自菲薄,更不宜浮夸自大,宣扬所谓“新四大发明”、“厉害了我的国”,既要看到我们与欧美国家的差距,也应对当前的深化改革、产业转型有信心。

(本文首发支付宝“金融简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