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商业

京东3位高管离职后 刘强东向上万快递员兄弟“动刀”

作者 | 董洁 编辑 | 罗丽娟

三大高管相继离职后,刘强东又对上万快递员兄弟“动刀”了。

近日,有网友在某社交平台上爆料称,京东将取消旗下快递员的底薪,另外将增加快递收件任务,揽件将计入绩效,直接影响工资收入。

对此京东回应称,“由于业务模式的多元化,原来的薪酬结构已经不适应新的模式。因此,决定在部分地区试点将底薪转变成更有激励性的业务提成”。

为了保证平稳过度,京东在各区域制定了4-6个月的员工薪酬保护政策。

不过对此,部分京东物流的员工并不买账,“这就是在变相减工资”,京东快递员吴冲向全天候科技抱怨。

据其介绍,清明节后,他负责配送的区域本来有20个快递小哥,但假期回来,很多因此离职了,“感觉少了一半”。

作为刘强东眼中的“兄弟们”,京东快递员的待遇一直让业界艳羡。优秀快递员不仅会定期受到东哥的款待,就连宿舍楼都是由京东提供的,高比例的五险一金更是业界少有。

刘强东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过,如果一家公司靠克扣员工的五险一金,牺牲兄弟们60岁之后保命的钱,那是耻辱的钱。这家公司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刘强东食言了。随着“京东取消快递员底薪”的动作传开,京东快递员的好日子似乎也已到头。

“取消底薪”、”五险变三险”

实际上,在“取消底薪”一事被曝出前的两周,很多京东的快递员就已经听到了风声。

在北京的京东快递小哥杨阳表示,类似的消息他最早在年初就听过,只是两周前才最终得以证实。

在这之前,京东物流一直实行“底薪+提成”的薪酬模式,底薪大多都在1200元左右,根据地区差异可能会稍有不同。

提成方面,主要分为揽件和派件两部分。“派件提成上,小件多在1.5元/件,大件根据体积和重量的不同,在3-5元不等”,杨阳表示。

因为所配送小区“北漂”较多,单量相对比较理想,目前杨阳月工资稳定在9000元左右,这在行业中已经算是较高水平。

对于“取消底薪”一事,杨阳目前也只能无奈接受,“上层想要减成本,我们只能听着,以后只能每个月多派一两百个件了”。

与“取消底薪”同时发生的,还有五险一金的变化。

据一位京东配送站站长透露,今年年初开始,京东快递员的公积金已经由之前的12%,下调到了7%,不过这只是针对已经入职的老员工。

对于即将或还未入职的新员工,京东今后将不再缴纳公积金。保险层面,“也从之前的‘五险’变成了‘三险’。”

在回应里,京东还提到的“为了保证平稳过度,在各区域制定了4-6个月的员工薪酬保护政策”,但该站长表示,“时间只有3个月,过了3个月,老员工也将取消底薪”。

据悉,新的薪酬制度将从本月开始实行。

发力C 端

一边“取消底薪”,另一边京东却把揽件业务的提成给提高了。这也被很多业内人士解读为京东将发力“个人快递”业务。

在此之前,京东快递员每揽一件,提成比例是“2+2%”,即“2元+运费的2%”;调整后这一比例提高为“3+5%”,即“3元+运费的5%”。

不过由于京东的“个人快递“业务启动时间并不长,从单量来讲并不十分理想。

吴冲就表示,“自己的配送区域,有时候一天都没单,因为京东自己也不宣传。多的时候也不超过10单。”

在最早的冷启动阶段,京东甚至曾要求“每个快递员,每天必须要揽收6个个人件”,不过如今这一规定已被取消。

2018年10月,京东正式推出个人快递服务,面向个人用户进行揽件。官方数据显示,该服务推出后,月环比平均增速超过100%。 

此前,在原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17个城市的基础上,京东又把个人快递服务拓展到了青岛、长沙、重庆等31个城市。

自2007年成立以来,京东物流很长时间都是作为京东商城的运营支持体系存在,这种情况下京东物流员工享受的是“旱涝保收”的薪酬。

但在2017年京东物流子集团成立并成为社会化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后,京东物流员工要和顺丰、通达系员工面临一样的竞争,“旱涝保收”的薪酬结构转向“奖优淘劣”的薪酬结构是大势所趋。

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这样的调整虽然短期会带来一些负效应,但如果京东妥善处理,或利于向更具竞争力的社会化物流转型。”

人力成本是胜负关键

今年年初,京东曾表示“京东物流将在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招聘对象以一线员工及基层管理者为主”。而目前,京东员工总人数约18万人,其中70%的员工来自于物流和仓储一线。

越来越庞大的物流团队,让京东面临着巨大的人力成本开销,选择在此时“取消快递员底薪并降低公积金”,或是京东缓解成本压力的对策之一。

同样作为长期坚持自营路线的物流企业,人力成本也成了顺丰速运近年来颇为头疼的问题。

顺丰2018年报显示,因为新员工增加及老员工福利增加,其人工成本增长17.9%,这直接导致其2018年的营业成本同比增加了31.4%。

人力成本的居高不下,也使其成为了投资机构关注的焦点。2017年,顺丰控股共计召开了5次调研会议,有关成本的问题几乎成为必谈话题。

在接受调研时,顺丰控股曾多次提及管控成本的措施:加大对提高信息系统和自动化设备的投入、优化业务流程、运用大数据分析工具、在波峰采取灵活的用工模式。其中,所谓“在波峰采取灵活的用工模式”则是借助外包。

据了解,顺丰快递员的薪酬模式也是“底薪+提成”,其中每单的提成比例大致跟京东相同。据顺丰官方透露,2016和2017年,顺丰快递员的月薪大多维持在8000元左右,这与一二线城市京东快递员的薪酬也相差不大。

“长期来看,除了邮局体系,民营物流只能是‘2+1’结构——京东和顺丰会成为两大物流巨头”。在刘强东看来,物流行业中,能和京东平起平坐的只有顺丰。在京东入局“个人快递”业务后,二者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

与京东“取消底薪,实行绩效工资制”不同,为了缓解用人压力,最近几年顺丰选择的是大力发展“外包业务”。

2015年,顺丰推出“伙伴计划”,其中原先由顺丰控股承担的部分职工薪酬、运输成本及车辆和机器设备折旧等,转由业务外包供应商自行承担。

令顺丰尴尬的是,伴随着外包模式的开展,其成本不但没减,反而有持续上升的趋势。2018年顺丰外包成本达395.6亿,占快递收入的44%,是其第一大成本来源。

如今,”人力成本“仍然是摆在京东和顺丰面前的烫手山芋。随着双方“个人快递”业务的深入开展,未来交锋将愈加激烈,而此时,率先解决成本问题或将成为胜负的关键。

本文转自 华尔街见闻,文章观点不代表汇眼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