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消费

细数淘宝九宗罪:无创意无诚信有假货

传统商战中,不乏恶性竞争。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每个电商都拼命想抓住风口。记者调研发现,时不我待的紧迫性,充分竞争的网络阵地,某种程度上异化了公平竞争,加剧了恶性争斗。

一:无创意

“低价竞争太激烈了,一些店主压价太厉害,过去卖炒山核桃还有利润,如今为了抢市场,大家把价格都压到成本价了!”村民、网店店主潘小忠向记者感慨,“这么做下去,是做死的节奏!”

“在电商行业中,至‘贱’者无敌,这和当前的社会发展阶段是不相符的。”《创业家》董事长牛文文认为,“价低者得”的竞价文化是走向温饱时期的消费者心态。而在电商领域,动不动就搞价格战,盛行打折文化,既不利于中国制造升级,也损害尊重创意的社会价值观。

更让业内人士忧虑的是,电商本来是高科技产业的代表,贯穿了供应链、零售链、仓储链等多个链条,本来可以对上下游产业转型升级产生更大的引擎动力,但“唯低价是举”将行业门槛降得很低,电商对相邻产业的正面带动效应“大打折扣”。

“创意产品不适合电商。”牛文文担忧,一旦在互联网上有了创意,就会迅速被拷贝、抄袭,低价产品横行,把创意的价值拉低,不利于全社会形成创新驱动的氛围。

二:恶性竞争

传统商战中,不乏恶性竞争。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每个电商都拼命想抓住风口。记者调研发现,时不我待的紧迫性,充分竞争的网络阵地,某种程度上异化了公平竞争,加剧了恶性争斗。

广州沃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延告诉记者:“电商都很注重网上口碑,但针对网络特点,电商业竟然产生‘差评党’,专门负责给竞争对手差评,更恶劣的是,有竞争对手专门雇人买了产品就‘七天内无理由退货’,电商的出库成本和销售成本大大增加。”

一位电商透露,自己花钱在淘宝买了“直通车”的链接,原本希望消费者能快速浏览光顾货品,结果一些竞争对手专门找人点击,每点击一次就要付给淘宝2元,并没有形成购买量,这让他不堪重负。“现在我做了电商死,不做也死,我们在平台上就像骑在马身上不得不跑。”他无奈道。

北京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恶性不正当竞争是破坏互联网经济的恶性毒瘤,如果不能及时规整,就容易助长“劣币驱逐良币”,从而危害公平、诚信的竞争秩序,严重破坏整个市场经济赖以存在的商业环境。

三:假货帽子

假货,是线上线下都有的经济现象,然而,借由互联网平台传播后,网络假货备受质疑,有时网络甚至被有些人称为“假货集散地”。

国家工商总局日前公布2014年下半年网络交易商品定向监测结果,监测共完成92个批次的样品采样,其中有54个批次的样品为正品,正品率为58.7%。其中,淘宝网样本正品率最低,仅为37.25%。

淘宝网曾多次声明,其不直接销售任何商品。然而,来自北京的消费者刘畅说:“如果我在商场买到假货,我可以找商场。在淘宝上买到假货,我不找淘宝找谁?”不少消费者有着同样的想法。

国家工商总局表示,淘宝网假烟、假酒、高仿手机、假名牌包、假证等大量存在,对平台内商品信息的审查、日常监测、违规处置不到位,处理消费者维权诉求和监管部门的执法协查时门槛偏高、效率低下。

对于渴望正当经营的电商来说,互联网既是发家之地,有时也是伤心之地。不少电商深感名誉受损之害,记者走访中,他们不约而同地将“打假”作为重点。

“我们对造假者深恶痛绝。”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金建杭表示,每年都在严打造假,阿里巴巴平台上的消费投诉率逐年下降。但他同时表示,某种程度上,消费者是假货的“同谋”。只有全社会对保护知识产权的认识都达到一定阶段,才不会给造假提供社会氛围。

化妆品是电商平台的标配,也是假冒伪劣产品的重灾区,消费者的疑虑也最多。聚美优品CEO陈欧这几年做了一件费时吃力的事:从一个小唇膏,到一套护肤用品,贴上聚美优品和品牌方联合推出的“防伪码”,消费者一旦怀疑真假,可在品牌方和购买方验货,追溯货品的来源。

“应该说,为了方便消费者辨别真假,我们想尽了各种办法,对每一批产品严格抽检,甚至为每件化妆品买保险。”陈欧说,假冒伪劣产品不解决的话,电商市场将难保健康。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