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分析师专栏

谈依晓:11.11无能的人还在为结果哭天抢地 聪明的人已从中汲取投资智慧

谈依晓:11.11无能的人还在为结果哭天抢地 聪明的人已从中汲取投资智慧

导读: 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特朗普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成功问鼎白宫宝座。既然结果难以改变,不如从中吸取教训。每一次的事件,哪怕是非市场性的,都蕴含着宝贵的投资智慧。


当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时,最佳的应对方式就是从中吸取经验。我经常尝试从非市场事件中汲取教训。你将会对(此类事件中)蕴含如此之多投资相关的法则及洞见感到惊讶。特朗普出乎意料胜选并搅动了全球市场一事也不例外。以下就是我从中吸取的经验:

预测者是差劲的:


预测者其实并不善于预测未来。我们从经济学家、市场策略师身上已经知道了这点。现在则是政治民调专家。我们可以在概率的基础上梳理出可能的结果,但即便如此,预期也常常落空。

确认偏误:


每个人都倾向关注加强其原来先验信念的信息。是每一个人!不但关注,甚至专门去寻找、去获得(这些信息),并忽视其他信息。这就是为什么互联网上观点分歧如此之大,以及为什么信息核对变得无足轻重。人们难以摆脱确认偏误,且常常对现实无动于衷。


模型难完美:


让我们先看看乔治·博斯(George E.P. Box,英国统计学家)的名言:“本质上,所有的模型均是错误的,但有一些是有用的。”现在我们可以再增加一个推论:“任何研究出将要发生什么的模型很快就会与事实不符。”每一个人都执迷于如FiveThirtyEight(因通过棒球比赛数据成功预测奥巴马赢得美国大选而名声大噪)的模型,并相信他们完美无缺。
然而,他们并非如此。交易、计量经济学分析及判断谁将赢得世界杯的模型均非完美。万物皆在变化之中。最佳的模型能在数月甚至数年内都可以保持准确,但却无法永久如此。我们总是被惊呆的部分原因在于“湿件”(人脑)是有缺陷的。

乐观偏见:

虽然存在着数学概率,但我们都相信我们当中的大部分高于平均水平。我们都相信自己拥有特别的洞见,因而可以决定将要发生的事情,而且拥有比别人做得更好的能力。对于某些人在某些时候来说,确实是这样,但在相信自己有能力的人群中真能做到的人所占比例却只有个位数,大多数无法做到。

随机因素与运气:

我们经常低估了运气的影响,并将随机因素与技能混为一谈。要不是幸运的反弹或决策过失,结果能有多大不同?想想看如果共和党初选候选人对特朗普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没有在10月末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9%年龄介于18-29岁、8%30-34岁的选民没有选择第三方候选人,结果会如何不同。

后见之明偏误:


事实发生之后,我们当中许多人似乎相信我们从始至终都知道所有的事实。当然,希拉里是一位糟糕的候选人——她在2008年时本可战胜奥巴马,但她输了;她今年又几乎要败给桑德斯,但这些都是我们回忆起的后见之明。我们需要学会说我对未来并不知晓。

叙事:


我们创造了
一个故事情节,同样也是后见之明,尝试去理解我们没有预料到或无法解释之事。(譬如,特朗普当选)是因为民粹主义的崛起、白人焦虑、选民愤怒或是对当权者的不满。
 
当你听取了所有的故事情节后,就会尝试将此融入你最新的叙事中:特朗普获得的票数比2012年时罗姆尼获得的要少,看上去特朗普似乎输掉了普选。

没有人知道任何东西:


另一样老生常谈的就是我们知道的东西要比想象中要少。我们对自己的感知能力自视过高。我们的乐观偏见引诱我们相信自己能力非凡,但历史与经验确切无疑地告诉我们,我们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这就是我从大意外(特朗普当选)中吸取的教训,但依晓薇信SOLUCKY23怀疑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是否会注意到这些。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