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分析师专栏

俄罗斯反对减产 欧佩克“四大坑五大难”何解?

俄罗斯反对减产 欧佩克“四大坑五大难”何解?-搜狐
var videoNum = 0;

jQuery(function(jq){
//标签
function changeTab(lis, divs, nums, nowCls){
lis.each(function(i){
var els = jq(this);
els.mouseenter(function(){
lis.removeClass(nowCls);
divs.stop().hide();
jq(this).addClass(nowCls);
divs.eq(i).show();
});
}).eq(nums).mouseenter();
}

var divA = jq(“#kind-video”); //视频菜单
changeTab(divA.find(“.video-menu li”), divA.find(“.video-cont”), videoNum, “video-menu-now”);
});
var jumpUrl=function(x){
var url = ”, e = encodeURIComponent, s = screen, d = document, wd = 0, hg = 0, u = d.location , y = x;
switch (y)
{
case ‘t’: url =”http://t.sohu.com/third/post.jsp?link=”+e(u.href)+”&title=”+e(d.title);wd = 660;hg = 470;break;
case ‘tsina’: url =”http://v.t.sina.com.cn/share/share.php?url=”+e(u.href)+’&title=’+e(d.title);wd = 650;hg = 700;break;
case ‘qq’: url =”http://sns.qzone.qq.com/cgi-bin/qzshare/cgi_qzshare_onekey?url=”+e(u.href);wd = 900;hg = 700;break;
case ‘tqq’: url =”http://v.t.qq.com/share/share.php?url=”+e(u.href)+’&title=’+e(d.title);wd = 650;hg = 550;break;
default : return false;
}
var a=function(){
if (!window.open(url, ‘sohushare’, [‘toolbar=0,status=0,resizable=1,width=’+ wd +’,height=’+ hg +’,left=’+ (s.width – wd) / 2+ ‘,top=’+ (s.height – hg) / 2]))
u.href = [url].join(”);
}
if (/Firefox/.test(navigator.userAgent)){
setTimeout(a, 0);
}else{
a();
}
}

  导读: 俄罗斯驻欧佩克特使称俄反对减产,这对俄来说不是一个选项,美油随后跌破50美元大关。目前最现实的可能是,一些国家达成冻产但产油国将经常违反产量配额;那些仍认为近期能达成减产的多头应看清摆在欧佩克面前的“四大坑五大难”。

俄罗斯似乎正在破坏油价涨势,该国驻欧佩克特使Vladimir Voronkov在回答有关欧佩克减产共识的问题时表示,俄罗斯反对削减石油产量,这对俄罗斯来说不是一个选项,将产量冻结在目前水平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个更可取的选择。此外,委内瑞拉油长皮诺似乎也证实了“不减产”,称“冻产”协议可能只是暂时的。

俄罗斯反对减产 欧佩克“四大坑五大难”何解?

委内瑞拉和俄罗斯石油部长今日在莫斯科会面,委内瑞拉油长皮诺建议非欧佩克国家削减产量40-50万桶/日,但俄罗斯的初步表态表明,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响应。

对于那些困惑不已的原油多头而言,明生认为应该认清四个关键产油国对于减产的最新态度:

首先是尼日利亚,该国的国家石油公司近日将26种油品中的20种全部调低售价,官方售价至少降低了1美元/桶。在此前的欧佩克减产协议中,尼日利亚获得了减产豁免权。随着原油出口量逐渐恢复,下调原油售价标志着尼日利亚正努力夺回市场份额。

其次是欧佩克第三大产油国伊朗,它计划今年将产量提高到400万桶/日。该国油长赞加内表示,他希望欧佩克能在下月会议中达成限产,但他没有评论伊朗是否参与。

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执行长谢钦(Igor Sechin)上周称该国可能增产。同时,他怀疑一些欧佩克产油国会否真的减产,例如伊朗、沙特和委内瑞拉。

最后,欧佩克限产协议的最新不安因素来自于伊拉克。上周末,伊拉克加入伊朗、尼日利亚和利比亚的行列,寻求在欧佩克可能的减产协议中得到豁免。

俄罗斯反对减产 欧佩克“四大坑五大难”何解?

同时,欧佩克要想在11月底开始的正式会议上达成协议,有五个关键问题必须解决:

首先,欧佩克需要建立一个整体产量额度。只有这样,欧佩克才能向俄罗斯“出牌”,结束互相推诿的态势。其次,欧佩克需要就产量数据来源达成一致。如果数据来源不能统一,各成员国就有利益动机在限产协议达成前夸大产量,而在得到配额后故意低估产量。

再者,欧佩克需要给各成员国制定配额。鉴于当前伊拉克等国家的表态,这不会是一项轻易能够完成的任务。此外,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石油产量可能随着其国内问题的解决而大幅上升。欧佩克应该制定出基于这些变化调整配额的方案。

最后,如果欧佩克削减产量,油价随之走高,可能将带动美国页岩油产量加快增长。欧佩克必须将这一因素纳入考量。这将是最为困难的一件事。

鉴于以上全部问题悬而未决,明生认为欧佩克最终是否限产仍无法确定。即便欧佩克达成减产协议,也可能导致备用产能增加,而这将削弱减产对油价的影响。

解读世界经济要闻,剖析全球经济大趋势!明生喜欢研究国际局势和实时热点,工作之余纵览国际咨询,对国际局势和国际能源市场研究数年,对于市场分析以及资金管理有独特见解。对原油、白银、天然气等现货投资已经在接触却并不理想、有兴趣却无从下手的朋友或有任何投资疑惑的朋友,可关注微信:m3254069214(长按可复制),获取更多投资策略指导。投资市场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巴菲特,但是你也要做最棒的自己!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