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分析师专栏

一场决定中国经济命运的反赤贫突围战

经济疲软环境下,新一轮个税改革被政府提上日程。近日,中国国务院印发最新文件,要求个人所得税要发挥收入调节功能,逐步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进一步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

据悉,年收入12万以上的高收入群体很可能“中标”(1人民币折合约0.1476美元),成为此轮个税改革涉及的对象。有分析认为,中国目前个税税制很不完善,个人所得税主要由中低收入者缴纳,直接降低了该阶层可支配收入,限制了消费能力,因此,缓解社会收入分配不公,降低中等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进一步发挥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是此轮个税改革的初衷。

对于中国三四线城市来说,年薪12万(月收入1万)属于高收入群体,但对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以及很多二线城市,年薪12万收入属于中等,若将高收入标准设在12万元,很多城市白领、企业中层管理者、重要技术骨干等群体,依然是主要缴税对象。

同时,这部分群体大多背负着房贷、车贷,并承受着高物价,(子女)高额教育成本带来的压力,如果再提高个税缴纳比例,将让这部分群体更加不堪重负。因此,为工资阶层和中产阶层减税同时,降低“五险一金”费率,提高少数富人群体缴税比例,才是切合实际的举措。

数据显示,当前中国企业职工社保总费率,为企业职工工资总额39.25%,接近德国、意大利等欧洲福利国家40%的缴费门槛。分别比美国、日本、韩国高出23.2、14.01和24.12个百分点,约为菲律宾的3.04倍,泰国的3.84倍,墨西哥的4.76倍。

以北京为例,如果职工月薪10,000万,扣除五险一金后,实体到手的只有7,479元,而员工社保缴纳由个人和企业共同承担,企业实际要支付14,430元(4430元是企业支付部分)。高额的社保缴纳费率,让企业和个人苦不堪言。如果将月薪1万以上的劳动者缴纳的社保减去三分之一,即使不降低个税,也能起到提振消费作用,并降低企业经营负担。

除中产阶层外,广大民企更应是政策垂青的对象。因为,作为支撑中国经济的灵魂,创造社会财富的核心载体民企,长期来被超高的税负严重碾压,这成为制约其生存发展的重要因素。

据中金公司测算,2014年中国广义宏观税负高达37%,超过发达国家宏观税负30%—35%水平。在中国现行税制格局下,70%以上的税收来自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等流通环节,剩下的不足30%的税收,来自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其中,增值税是中国最主要的税种之一,收入占中国全部税收的60%以上。

中国宏观经济分析家时寒冰曾指出,在中国,譬如很多本该由企业承担的产品税和营业税,出厂前就被列为产品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由于人们购物小票上通常只有价格,没有税的踪迹,这些隐蔽的税种通常就被忽略掉了,中国商品价格高昂于此有着直接联系。

中国高额繁杂的税费不仅抬高物价,而且直接抬高房价,房地产大佬任志强曾透露,中国涉及房地产的税费多达180多种,房价里70%是税费,堪称世界之最。中国房价之所以只涨不跌,就在于房地产已经成为政府各种税收的主要来源,这一切全部由最终购房者承担。

与此同时,企业还要承担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隐形税费(超过30多个部门70多项收费),虽然中央屡屡强调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但中国财经科学院最新调研发现,全国很多地方目前隐形税费仍很多,给企业经营带来较大困扰。另外,形成审批仍然存在程序不合理,时间长、材料多,收费多,让企业主付出很大的沉没成本(时间、金钱、精力)。

自由的经济才能提振效率,宽松适度的社税负环境,才能真正拓展企业生存空间,最大程度提高社会消费水平。美国目前经济复苏,归根结底,在于奥巴马政府对企业和个人的减税政策,以及对制造业不遗余力的扶持,这的确值得中国学习效仿。唯有遵循大市场、小政府原则,才能为中国经济注入新的动能,从而实现新一轮繁荣,这已达成社会广泛共识。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