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分析师专栏

美帝慌了,日本“暗度陈仓”依然称霸世界

日本对于许多人来说都不陌生,但是大多数中国人其实了解的只停留在几年乃至十几年前,大家的看法也都大同小异,近年来中国经济,工业各行各业迅速崛起,中国制造依然遍布全世界,但是在其他领域,日本确实遥遥领先。

美帝慌了,日本“暗度陈仓”依然称霸世界

科研技术日本第一,中国反倒倒数

汤森路透(Thompson Reuters)是一个科研数据统计机构,发布了不少科研相关的统计报告。2011年开始,汤森路透每年都会发布一个“全球创新企业100强”的报告,最新报告是2015年的。每年的报告原始网址链接是:

http://top100innovators.stateofinnovation.thomsonreuters.com/

这个报告被中国媒体舆论关注引用,很大程度是因为日本企业在这个榜单上数量最多,超过美国,而中国企业的数量是零。2015年日本有40家企业上榜,超过美国的35家。这个报告经常被用来证明日本企业并未衰落仍然强大,以及中国企业的落后。如以下这些报道:

媒体评全球创新百强企业日本最多 内地无一入围

全球创新企业100强解读

《全球创新企业100强》榜单出炉,日本企业最多,中国内地无一入围

以上报道除标题有区别外,内容中的观点与文字基本相同。除了报道2015年创新100强“日本40家;美国35家;法国10家入围;德国4家;瑞士3家;韩国3家;瑞士、加拿大、比利时、台湾、荷兰各1家”这个事实,还进行了这样的引申:

在中国媒体上,我们见到的日本是“失去的20年”,经济衰退、创新能力丧失。但在我们唱衰日本的时候,他们正在“为未来投资”。经济实力的比拼,从来不靠GDP。而是技术话语权和产业链掌控力。从这一点上,中国的骄傲来得越早,未来会摔得越重。

这些年,全球都在货币放水,用债务刺激经济。但日本和中国相比,日本放出的水流进了产业整合、重组、创新、研发环节,中国的水流进的却是地产、基建和“城市化”。简单总结,日本债务附着的资产是“技术产能”,中国债务附着的是“土地产能”。

在全球消费电子领域地位的衰退,让人怀疑日本企业的创新力。但实际上日本的创新方向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虽然日本电子企业在大众市场衰退,但在上游核心部件和商用领域里的话语权却在提升。而且,这种优势随着新技术的普及,将会转化为大众消费市场的竞争力。

以上是中国媒体引申的,用来说明日本做对了、中国做错了。这些报道甚至隐隐进行了预测,中国会“摔得很重”;而日本虽然暂时衰退,但是在创新技术的支持下,会重新在大众消费市场崛起。

中国有些媒体作者的优点是,创作能力比较强。除了原始报道,还能自己发挥写出深度,写出或激情四射或韵味悠长的流行文章进行传播。缺点是,有时对中国没信心,对外国信心却很足,选择性地唱衰中国,唱好美国、日本、印度、越南等不同级别的“样板”

日本多次斩获科研项目诺贝尔,如雨后春笋

日本最近3年连续有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21世纪以来平均一年诞生一名诺贝尔奖得主。对此,在日本从事科研工作的华人学者认为,相对宽松平等的研究环境、不随波逐流的科研精神以及心无旁骛的科研态度,都是取得诺贝尔奖级科研成果的必要条件。

美帝慌了,日本“暗度陈仓”依然称霸世界

巨东英教授1992年获日本京都大学博士学位,现为日本埼玉工业大学副校长,同时也在上海交通大学等中国高校兼任博导、教授。他说:“日本现在屡获诺奖,说明在我们当年来到日本的那个时期,日本比较重视基础研究,研究环境比较宽松和自由。”

巨东英回忆自己在京都大学读博士期间,教授提倡学生发挥想象力,鼓励他们自己寻找科研方向,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研究方向跨学科学习。日本教授都很支持博士生的自由研究,并提供建议。

他说,日本现在拿到多项诺贝尔奖,还是受惠于那个阶段的科研和教育政策。现在总体上经费更多,但经费使用方面管理特别严格,各个环节的审查很紧,对科研人员的压力太大,导致科研人员造假现象抬头。不过,日本现在还有一批人坚守基础研究,经费拿的不多,但能基本够用。

巨东英说,所有获得诺贝尔奖的研究基本都是靠研究人员自身兴趣和学术研究本身意义来推进的。科研人员应该首先考虑这些问题,而不是考虑什么项目能拿多少经费,那样就受到很多约束。

他建议,对待科研不要一刀切,不要以项目和经费来评估人,要鼓励一部分人致力于基础研究。谈到研究论文发表问题,他说,实际上很多日本诺奖得主当初的研究成果并不是发表在高级别的杂志上。他以自己所在的学校为例说:“我们不以论文数量论英雄。在评教授的时候,对一个人各方面的贡献综合评估。虽然也有几年内发表多少论文的要求,但相对来说比较灵活,如可以用专利来替代。”

基础研究需要默默坚守

日本筑波科技株式会社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波博士毕业于日本筑波大学,曾分别在日本国立通信综合研究所和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工作。他认为,日本的诺贝尔奖得主很多都是长期默默从事研究工作。虽然基础科学研究的环境不一定尽如人意,但是他们都能长期坚持自己的研究方向,最终在该领域打开一扇大门。

王波在筑波大学读博士时,认识筑波大学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白川英树教授。他说,在得奖之前,白川教授在筑波大学可以算是默默无闻,退休后连一张办公桌都没有保留。就在他退休半年后获得了诺贝尔奖,筑波大学才给了他一个名誉教授职称。

王波说,日本科研人员非常有专注精神,能够在一件事情上精益求精。有人早上7点来到研究室,晚上很晚才回去,能长期沉浸在科研当中,进行忘我研究。今年获奖的大隅良典教授71岁了,依然每天泡在实验室里。

日本国立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周豪慎教授也说,日本很多基础研究人员能够静下心来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一定会想得到多大的成果和利益。很多人在经费比较有限的情况下,静下心来数十年如一日坚持科研工作。很多诺贝尔奖得主也并不是来自那些最著名的高校和研究所,这是非常值得敬佩的。

冷静看待诺奖现象

周豪慎说,要理性冷静地看待日本科学家连续获得诺贝尔奖这一现象。诺贝尔奖有很多偶然性,日本也有很多人成果显著,但并没有拿到诺贝尔奖。

他表示,日本近些年拿到诺贝尔奖,说明日本某些基础科学研究确实是世界一流的,但诺贝尔奖颁奖有滞后效应,现在获奖很多是反映了二十多年前的研究工作。

周豪慎指出,诺贝尔奖需要时间积累,不要过度强调诺奖情结。通常来讲,诺贝尔奖级别的研究成果和几代人的努力分不开。

综上所述,中国在很多领域享有霸主权益,但是细细想来无非大多是工业,轻工业,制造业,这种以量变产生质变的行业,反观一些高深领域确实很多不及美国与日本,中国正在从发展中国家冉冉升起,这些科研技术需要日积月累乃至年月积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美帝慌了,日本“暗度陈仓”依然称霸世界

–以上文章由现货指导老师豪爵夺金(v/信:haojue8886)独家编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点位以湖南有色为主。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