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分析师专栏

大选后希拉里再度获胜 美经济将会走何种道路


随着美国最后一场总统候选人辩论结束,市场反应显示希拉里在这场辩论中再度获胜。 抛开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选战流程,未来的美国经济将会走何种道路?

大选后希拉里再度获胜 美经济将会走何种道路

综合媒体报道,2016年美国大选终于接近尾声,跟之前的多届总统选举相比,本届可以说是斗争最激烈、变数最大、最难把握的一届。而市场普遍关心的包括政治、经济以及美国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变化,对国外的影响等,其中,经济方面,包括有悬念的是美国对外贸易、金融和投资相关政策。

有分析指出,川普损国家形象,希拉里害美国人民。

文章认为,川普上台的话,在国家政策方面,当然会推行共和党保守派的理念,在选择最高法院大法官、减税、限制非法移民、保护国家安全等方面,都会按本党理念的路子去做,尽管他能做多少,在多大程度上实践自己的诺言还是未知数,但最起码,他的主要政策不会使美国变得更糟。换句话说,美国的“里子”(实际状况),应该是比奥巴马时代要好。(现货原油投资/微信cs7168)

大选后希拉里再度获胜 美经济将会走何种道路

而如果希拉里当选的话,美国则会是另一种景象。作为美国的第一个女性总统,她大概会让全世界的女权主义者们更扬眉吐气一把,因此也对美国增加一点好感。作为一个老牌政客,希拉里不是川普那种政治素人;无论面对多么尴尬的局面,她都能左右逢源地应对,无论是圆滑还是假话,她都可以表达得炉火纯青,不会伤害到美国的国家形象。

但希拉里要实行的政策,却会严重地、实质性地伤害到美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川普和希拉里各自都说了一大堆谎话。川普的谎话主要是就他个人的言论和经历,而希拉里的谎言则多是跟美国的国家利益有关的。也就是说,川普的谎话主要是损害他自己,而希拉里的谎言则更损害美国。

在美国国内经济政策上,希拉里更是明确表示要增加福利。钱从哪里来?给年收入25万以上的人大幅涨税——劫富济贫。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凯恩斯、罗尔斯等左派 “四斯”的思路,通过政府力量强行均贫富。奥巴马上台时,美国领福利卷的人有2700万,他执政八年,目前领福利的已增至近5000万人!用勤劳工作者的钱养懒汉,结果就是制造更多靠吃福利过活的懒汉。在华盛顿(因是首都,福利更多),黑人单身母亲的比例已高达75%,年轻女性多生几个孩子,就可靠福利生活,收入比一般秘书等职业更高。

大选后希拉里再度获胜 美经济将会走何种道路

奥巴马执政八年,由于其一系列社会主义政策,导致国债增加了8.26兆美元,增幅74%。已使美国国债高达近20兆。奥巴马刚当选总统时,国债占GDP的比例是73%,现在则是105%。联邦政府60%的花销是各种福利。

在美国有这样庞大债务、处于严峻危机之际,希拉里仍强调要增加福利开支。在这一点上,希拉里显然不如她的丈夫。克林顿当总统时,仍能削减福利开支,向共和党的小政府理念倾斜。当时跟克林顿同样走第三条道路(即体面地向共和党保守派的经济理念靠拢)的英国首相布莱尔(左倾的工党领袖),也是限制福利和政府开支,向撒切尔夫人的经济道路倾斜,赢得了大选。

大选后希拉里再度获胜 美经济将会走何种道路

但从希拉里的口气来看,如果她当选总统,美国的财政赤字和福利开支将会飙升,领福利卷的人将很快超过目前的五千万人。这将是希拉里上台对美国经济和美国社会健康的最大损害。

在辩论中,希拉里表示,她不会削减社会福利,支持将更多资金投入社保信托基金,包括提升税收。她还称,中产阶级收入增加对美国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她提出的所有方案都没有增加国家的债务。

特朗普则表示,他将会把美国经济增速从1%提高至4%,甚至5%,这样债务就不是问题了;奥巴马的经济政策让美国陷入停滞,必须取消和更替奥巴马医保;希拉里如果获胜,将意味着奥巴马的政策再延续四年。

有分析认为,2016美国大选的实质:美国长远来看将选择什么道路的问题。

大选后希拉里再度获胜 美经济将会走何种道路

据华尔街见闻署名为《自由》的栏目认为,整个2016美国大选,充斥着各种低俗、下三滥的主题和议题,但我们要清楚地看到,2016大选的实质并不是这些东西。它的实质还是我们开篇提及的,美国长远来看将选择什么道路的问题。

从世界潮流来看,尤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建制派的整体政治纲领越来越不适应时代的需求和人民的呼声,被历史抛弃是迟早的事情。事实上很多人对今年上半年发生的英国脱欧感到意外,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世界形势正在发生的巨大而不可逆的转变。

而主流媒体假装这样的趋势不曾发生,继续在美国大选问题上误导大众。邮件门爆出来内容,像万花筒一样直观得再现了建制派是怎么操纵媒体,怎么谋划以及怎么行动的。但说到底,搞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2016年美国大选提出了真正的问题,但是距离解决这些重大问题还差得远,特朗普的政治纲领提出了有抱负的愿景,但尚缺乏清晰的逻辑和整体的建构。大选结束后,我们将有条件来探讨未来八年乃至更长时间,美国及世界发展变化的方向是什么。

最后文章指出,而要回答这个问题,绝不可以忽视中国的影响,尤其考虑到中国也将迎来重大的政治变动,这个命题就变得愈加深沉而博大。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