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分析师专栏

张铱珃:希拉里、特朗普“对唱”:这也事关人民币!

  本届美国总统大选的第三次电视辩论(最终场)于美国时间10月19日晚上举行。此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就国民经济、减税、移民、枪权等热点问题进行了辩论。尽管此次二者并没有过于强调汇率问题,但这一问题始终贯穿于大选的热点之中,也与中国经济和人民币汇率息息相关。
  根据特朗普几次演讲和采访的观点,他认为美联储长期维持低利率滋长了泡沫,但也希望美元不要过度升值,这有碍美国贸易。此外,指责“中国汇率操纵”则是他一贯的论点,然而,美国财政部近期并未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的观察名单。
  张铱珃:希拉里、特朗普“对唱”:这也事关人民币!
  美联储“政治化”之辩
  众人皆知的是,特朗普曾指责美联储是政治化的产物,为了帮助总统奥巴马而保持低利率,并希望换掉现任主席耶伦。
  2015年10月,特朗普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抨击美联储低利率政策背后的政治意图是——维护奥巴马政府下的经济金融虚假繁荣。
  2016年5月,特朗普接受CBNC采访时又说,虽然不喜欢耶伦,但支持低利率,反对强势美元伤害美国贸易及提高美元债务成本。“她(耶伦)支持低利率,一直以来都是如此。而坦率地说,我也是支持低利率的。如果我们上调利率,美元变得过强,那么就会遇到很大的问题。我喜欢美元走强的概念,但如果看看美元走强会带来的破坏就会明白,美元走强只是听起来好听,但实际上没那么好”。
  但这人的逻辑有时也比较混乱,比如在2016年9月,也就是美联储议息会议前,特朗普接受CNBC采访时又表示,低利率催生股市泡沫,伤害储户利益,“耶伦及其他美联储高官都是十分政治化的,美联储远远算不上独立”。
  对于他的种种说法,事后耶伦也进行了回击。她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美联储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其决策不会受到短期政治因素的影响,“我可以坚决地(emphatiCAlly)告诉你,政治因素不会影响美联储决策”。
  相较于特朗普,希拉里并未对此作出表态。在今天的第三次总统辩论中,希拉里强调的是,“我推进减债的同时要推进投资,投资基础设施投资教育,从而使得人们能够不断的发展,这是我们觉得应该能够发挥作用的办法。而且仅靠减税是无法发挥作用的。”这似乎呼应了当前各界的观点——拉动经济不能光靠央行,更要靠财政政策来加大必要的投资,希拉里所提的减债其实也是扩大财政空间的必要手段。
  张铱珃:希拉里、特朗普“对唱”:这也事关人民币!
  加息或因大选而推迟
  从某种角度上说,美国大选中两个人谁赢谁输对于中国和人民币的影响在于,一方面特朗普认为美联储长期维持低利率伤及经济和金融,这被一部分市场人士解读为——未来加息可能会更快,美元升值将进一步使得人民币承压;而另一方面,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也并不否认低利率的好处和强美元的弊端,这也使得未来美元的真实走向更加扑朔迷离。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大选或特朗普当选的可能性的确影响了美联储的加息决策。在北京时间10月20日最新发布的褐皮书(BieGEBook)显示,美国经济在10月持续扩张,但11月的总统大选仍使得不确定上升。褐皮书是美联储定期发布的对地区经济条件的评估报告。
  波士顿联储表示,美国经济前景积极,但总统大选仍然带来了不确定性,这也推迟了部分商业决策。主流观点认为,考虑到总统大选,美联储将不会在11月加息,而是等到12月才进行决策。交易员也表示,由于外围货币持续疲软,美国加息后,美元将大概率进一步走强。
  当前,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市场认为12月加息的概率为66%,较一个月前的52%明显上升。市场的共识是,不出意外,12月加息板上钉钉,但未来再度加息的步伐料将十分缓慢。
  还有更为大众的观点认为,尽管特朗普箭指美联储的长期低利率政策,但他的经济主张和政治主张均较明确得指向了弱势美元前景。此前,特朗普支持率上升的同时美元走弱、黄金走强,或许并非巧合。
  特朗普在6月演讲中称,“TPP将降低国外汽车的关税,给国外品牌留以空间,从而影响美国汽车向海外销售”,7月24日接受NBC采访时称“如果有美国公司要在墨西哥开设工厂,雇墨西哥人生产产品,就应该对这些公司征税,税率可能是15%、25%,甚至35%。如果WTO不批准这么征进口税,美国要么会重新谈判,要么退出”。
  民生宏观分析称,这两大贸易协定实质上均以美元为中心,强化美元的中心地位,退出这两大贸易协定必然削弱美元在贸易中的中心地位,1994年WTO成立,促进世界范围内的自由贸易,成为随后8年美元指数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将限制全球范围内的资本流动,降低美元的需求量,造成美元贬值。
  张铱珃:希拉里、特朗普“对唱”:这也事关人民币!
  美国眼中的“汇率操纵”矛盾
  其实,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一直是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不变的主题。美国内部充斥着这样一个观点——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产品进入美国,使得美国产品失去了竞争力,因此也导致美国此前失业率上升。
  在9月的第一场美国总统大选辩论开场才几分钟,特朗普便指责中国引导人民币贬值。这似乎在问——中国是否通过操纵人民币获得了不公平的贸易优势。不过,特朗普的观点已经被美国财政部的最新汇率报告“打脸”。长期认为人民币被低估、中国有汇率操纵嫌疑的美国财政部在10月14日发布了最新的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其并未指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并转述了中国的承诺和声明——“基于经济基本面,人民币没有大幅贬值基础。支持人民币稳定的主要因素是:高净储蓄率、较大规模的经常账户顺差,高于全球均值的GDP增速”。
  然而,特朗普在贸易方面造成的政治风险仍然存在。野村认为,特朗普一旦当选美国总统,会在以下三方面造成极大风险:贸易保护主义,对地区安全的威胁和美国宏观政策的不确定性,根据特朗普在竞选中的言论,我们认为他极有可能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并采取更激进的贸易政策。然而,中国正试图增强人民币汇率的灵活度,也就意味着中国人民银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将减少。
  不过,不论特朗普如何抨击中国的汇率政策,如今人民币正从单一对美汇率的盯住体系逐步转换到“弱化单一对美汇率+强调CFETS一篮子汇率”的新体系,IMF此前也对此表示肯定。总而言之,未来人民币中间价将迎来更透明的、机制化的、市场化的宽幅波动,而一篮子汇率的重要性将会提升。
  笔者张铱珃(威信:sjqj026)是金融投资分析师,从事金融行业多年,研究国际局势和热点事件。金融领域博大精深,每天行情波折不断,我所能做的就是用我多年的研究经验,给大家帮助。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