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文交所

国务院38号文捆绑下的文交所创新进退两难

在被38号文捆绑住的前行,太保守容易被质疑其金融属性,太激进则容易触碰政策红线。

4年前,“艺术品份额化”成为文交所的代名词,天津文交所带领各地文交所一夜之间成为艺术金融的众矢之的,4年前的各个论坛上,有关以文交所为首的艺术金融的讨论,还在“它是什么”,以及“要不要做”上。

4年后,当我们在总结2015年上半年以文交所发展为主的艺术金融时发现,文交所的代名词又一次被“邮币卡电子盘”取代,南京文交所引领着全国各地的复制模式再次点爆这个市场,大众视野一次次简单粗暴地将某一种方式与文交所画等号。

但仔细回看上半年的文交所发展时,不难发现,邮币卡电子盘、艺术家公盘、艺术品组合资产电子盘、有限合伙基金的LP资产转让等等,理论早已在酝酿间落为实际,多种模式引领的文交所发展,已经成为今年上半年艺术金融的主要看点。

文交所模式上半年集中涌现

沉寂了三四年之久的文交所,在今年上半年几乎呈现集中爆发的局面,与其形成对比的是,近两年来拍卖市场的冷清,这在一定程度上让投资资金流向文交所产品,尽管影响有限,但同为二级市场的两者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竞争关系。

北京大学产业与文化研究所理事长、中国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筹备组办公室负责人彭中天看来,这种竞争关系终究难免,“虽然两者从业务上有一定的划分,但是资金流向还是会跟着收益率和流动性走”。

从市场旺盛的投资需求来看,拍卖市场的冷清某种程度上造成了部分投资资金涌向流动性更高的领域,但彭中天认为,上半年尽管各种模式浮出水面,但远称不上火爆,“今年上半年的艺术金融还受到了股市的影响,大牛市的高收益率让大量的资金和投资者都流向股市,否则会更火爆”。

尽管如此,但邮币卡电子盘还是成为上半年文交所大行情中的引爆点。在南京文交所前期的疯狂牛市行情下,“交易所+现货市场”的简单模式很快在全国范围内复制,对交易所而言,终究还是找到了低门槛且有广大受众基础的模式。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三四十家交易所涉足邮币卡电子盘。尽管受股市影响,目前的邮币卡电子盘位于调整期,但一波又一波的大量打新资金仍然反映出市场投资需求的旺盛。

邮币卡电子盘的野蛮生长,还启发了别人的思路。

华强文交中心总经理高华军便是如此,“这一轮的集中爆发,除了显示出投资需求旺盛以外,就是受邮币卡的启发,我们在这种标准份额化产品的基础上,开始研究出非标准化艺术品的思路”。

在被市场迅速占领份额的邮币卡以外,还有大量的非标准份额化市场,如字画、玉器、紫砂等,高华军他们避开了过去对画作本身的强行份额化,结合过去资产包和艺术品基金两种形式,推出艺术品组合资产交易模式。这种全新的模式实际上是做艺术品有限合伙基金的LP个人资产电子盘,与过去的强行份额化相比,LP个人资产电子盘交易最大的改进是不再存在份额资产实物交割的问题,因为投资人交易的是有限合伙基金的LP资产。

“对我们来说,这一轮文交所的金融创新是邮币卡带动的,邮币卡积蓄了一年半的能量,它的活跃度和参与度引起了新一轮文交所的关注和尝试。”除此之外,高华军不得不承认,这一轮沉寂良久之后的全面开花,还是受到政策导向的影响。

“其实也是国家这一年一直在鼓励万众创业大众创新,又说法无禁忌皆可为,激发了市场的热情,更是互联网+下的集体爆发,电子盘就是典型的互联网+。”高华军表示。

国际文化金融交易所联盟常务副主席、中俄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董事长滕勇同样认为,上半年的爆发与国家政策导向不无关系。滕勇向记者表示:“首先是文化产业的定位,是国家战略和支柱产业,全社会都在讲文化产业,其次就是鼓励互联网+,互联网金融又是重中之重,艺术金融都是跟互联网息息相关的,第三就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社会有创业和创新的冲动,还有就是行业的需要。”

捆绑下的创新进退两难

彭中天却始终认为政策的影响有限,“政策只是口号性的政策,并没有引领和具体的作用,”在彭中天看来,这一轮的行情是模式引领的,“对文交所而言实质性的政策就只有38号文,而且对文交所的发展是捆绑手脚的,38号文是把创新的金融工具,集合竞价、拆分全拿掉了,实际上大家都在创新,但是把工具拿掉以后的创新很难,需要时间和酝酿,这一轮艺术金融实则是模式引领的,而这个模式是在绑住手脚下的创新,来之不易,否则会有更多的艺术金融产品和形式出现。”

在被38号文捆绑住的前行,太保守容易被质疑其金融属性,太激进则容易触碰政策红线。

“邮币卡电子盘就是找到了符合政策的‘擦边球’,邮票是天然的标准份额化产品,另外像战马券,也就是在货币层面上的份额化。”彭中天告诉记者。

同样在模式设计上扬长避短的,还有华强,高华军称:“我们实际上是私募基金,基金是在投资人承认了以后的资金转让,不是藏品本身的价格有那么高,是基金的价格。”

与4年前单一的份额化模式相比,这一轮的确有更多的模式涌现,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收藏家俱乐部理事长孔达达认为:“两年前的尝试更像一种实验,有些商业模式并不是很清晰,整体处于一个探索阶段,本轮的启动,吸取了以往的经验,在模式的尝试上更加成熟,当然艺术金融是一个新鲜事物,需要一段时间的摸索和实践。”

南方文交所近期就在邮币卡电子盘的主营业务之外,启动了“文化+金融+科技”的文化商品交易平台,首个艺术品版块的启动挑选的“红星牌”宣纸——限量版“中国心·台湾情”特种净皮纪念纸,“红星牌”宣纸销售也同时跨入了新平台。

同样走限量收藏品思维的,还有滕勇,“我们除了邮币卡之外,也在做限量收藏品、艺术品、艺术消费品,以及收益权、版权等等。”

与此同时,海峡文交所上半年在筹备建设艺术品电子交易平台,预计年底推出,海峡文交所总经理叶少波向记者表示:“艺术金融势不可挡,发展是必然的,目前这些创新的交易模式都是有益的探索,虽然有的还有些不规范,但这些实验性的探索必然会出现一些艺术品市场真正需要的模式。”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