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文交所

天津文交所复盘两月一片“郁郁葱葱” 缺人气缺资金名存实亡

这几月内天津文交所(以下简称天交所),恐怕真的是忙坏了。九月受监管影响,全面停盘一周后,复盘也在预料之中一片“郁郁葱葱”,停盘期间因整顿而起且“四面楚歌”的小道消息不可避免让天交所深受重创。

自9月12日,天交所重新启动至今已有两月有余,随着盘内各藏品的全面复牌,天交所的行情每况愈下。甚有人说:天津已然名存实亡,如果说海西是因维权而“亡”,天交所则因监管导火索而“亡”。

据悉,天交所目前现有客户量50万有余,却依然处于下跌状态,投资人面对迷惘的走势以及未知的恐惧之下,纷纷选择抛盘集体出逃,致使天津在下跌的“不归路”中越走越远······

随大流是人性使然,而资金永远是趋利避害的,业内人士分析,就目前天交所的盘子来看,有三缺:缺人气、缺资金、缺作为。

天津文交所
天津文交所

一、缺人气

天交所大盘在刚实行复牌之初确有出现过涨停潮,由于后劲不足、加之现货商城模式迟未推进无法促使有效会员的参与,短暂的行情犹如“昙花一现”匆匆而过。目前天交所的盘面可用三个词来形容:大跌、跌停、跌破发行价。

据文交在线不完全统计,目前天交所盘内64支藏品近半数(31支)跌停,近8支藏品跌破发行价。而天交所大盘现已不公布综指,变相隐藏下跌趋势,此为投资人不满之一,纵观盘面:投资人热度不高,买单几乎全线为零,由此来看,天交所目前极缺人气。

二、缺资金

随着交易所数量逐步增加,行业两大问题日益凸显:一是场外入驻资金被瓜分;二是场内资金加速分流,以上两点是现下交易所都需面临的问题,也是不少盘子凸显”死气沉沉“之原因。

另外,影响这个市场的因素中,小道消息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多数投资者并无途径去求证,在封闭式的投资圈结构中,消息很容易被放大,左右市场情绪。

天交所自监管”导火索“引发的一系列坊间传言,是导致现下盘面大跌的因素之一。而号称“坐拥”50余万会员的天交所,绝大多数藏品出现买单为零,无人交易的现象,场内资金流动令人堪忧。

三、缺作为

连日来天交所管理层的作为,让投资人颇为憋屈。大跌的行情中,天交所“逆势而为”,10月19日发布收取现货挂牌藏品仓储费的公告,规定新品上市一年后,开始收仓储费,不交仓储费就强制提货,30个自然日后仍未提货视为该客户自动放弃藏品所有权,此为投资者不满之二,多为质疑入库之时并未要求收取仓储费一说,改变规则且为征求参与者同意是何作为?

至此,投资人面临两难之选:一是刷够交易量解锁品种,但面对连日下跌的大盘,如何刷的起交易量?;二是默默等待仓储费大限来临,被迫提货或自动放弃。多数人表示:虽仓储费用并不高,但因面对连日下跌或锁仓而卖不出的藏品,缴纳“房租”,着实让人憋屈。

再则,据投资者反馈天交所不少整版托管的藏品,最后的库存数却变成了散票数,此为投资者不满之三。就拿洛神赋图板块来说,挂牌和提货都是按版的,但最小交易单位却是0.1,意为该票是张来交易的。套票拆分的情况在文交所中虽是常见之事,但像天交所这般“悄无声息”,是为特殊。

天交所自重新启动后,上新、配售、各类活动从未停止进行,却仍无法止跌深陷无人“买单”之局面,或因监管实施导火索引发的各类唱空之言肆起。就天交所而言,主体资质不存在问题,现下地方政策也暂未表明禁止外包业务存在。只因在自查过程中顾及38号文对文交所发展金融衍生品的限制,做了业务范围整改。

业内对天交所整顿事件的过度解读,引发一定市场恐慌情绪。复盘之后行情挫底;加之行情下跌时管理层措施不当,激发会员”三不满“,此间,相关监管政策对天津现下走势影响体现尤为明显。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