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图书馆

逍遥刘强《期货大作手风云录》完整版

7月21日,中国期货界传奇人物、瑞林嘉驰对冲基金经理、《期货大作手风云录》作者刘强(笔名逍遥刘强)跳楼自杀,这是刘强先生生前遗作。全书共87章,讲述了主人公逍遥初入期货市场的投资、学习经历,以及他作为一个期市菜鸟在交易中成长、修炼的心路历程。

第四十节:套期保值,那只是投机的一种借口而已。

直到飞机平稳的落地北京机场,肖遥还一直觉得自己好像仍旧是在做梦之中。从临时决定出发尼泊尔,到脏乱差的加德满都,再到宁静而神秘的蓝毗尼,整个旅程都跟做梦一样,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经过这一次的旅行,肖遥和小龙女的关系显然走近了许多,两人一路说说笑笑,除了工作,他们已经可以更多的探讨一些关于佛教的话题了。

旅行总是美好的,但美好总是短暂的,肖遥不得不又回到了他那个并不想去的黄河期货公司。刚到公司,肖遥就被通知马上到总经理办公室开会,有重要的事情。

总经理办公室里人还挺多,王总满面春风,顾总也是喜形于色,旁边还站着一男一女,恭恭敬敬地看着肖遥。

“肖遥啊,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你的手下:王一楠,北京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的研究生,今年刚毕业,小伙子很聪明,以后你要多多关照他。李春燕,人民大学金融学院的本科生,也是今年刚刚毕业,小姑娘对期货非常感兴趣,以后你要多多带带他们。”

王总托了托金丝边框的眼镜,接着说道:“顾总啊,肖遥啊,咱们黄河期货公司今年的重中之重的机构服务部已经正式成立了,以后二位就是这个部门的顶梁柱,一定要把机构客户服务好。有什么需求,有什么困难,随时跟我说,我一定尽力配合!”

“王总,您放心,我们一定把机构服务部做好,为了黄河期货,为了我们的大客户,我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顾总表忠心的速度和语言能力实在让肖遥打心眼儿里佩服,不愧是拍马屁的高手,恰到好处。只是,只是这一套稍微有一点让人反胃……

肖遥是个从来不会拍马屁的人,他甚至都不太愿意多和领导说话,他的职场逻辑很简单:我做好我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多年以后,让肖遥自己当上公司领导的时候,他才知道当年他的想法多么的单纯、无知和可笑。

新成立的机构服务部的新办公室很豪华。顾总只是挂了个总经理的虚名,他对这些具体事务毫无兴趣,他的特长很简单但也很实用:哄好领导开心!

所以,整个机构服务部的重担实际上都落在了这位年纪轻轻的副总经理:肖遥身上。肖遥也喜欢如此,他不喜欢当二把手,要么不说,说就要管用,他喜欢这种直来直去的管理方式。

毕业后正式工作才不到一年,就当上了期货公司机构服务部的副总经理,这种火箭式的升迁速度,不知道让公司内多少人眼红,但肖遥却不以为然,因为他从来没有把当官儿当做自己在期货市场的最终目的。他来期货市场的目的很简单:赚钱,而且要赚大钱!

黄河期货的国企背景让他们很容易地开发出了第一批机构客户:一家国内的大型轮胎企业和一家国企现货铜进口商。99年的国内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的概念还很模糊,很多现货企业只是刚刚知道要做套期保值,但究竟怎么做?做多少?他们真是两眼一抹黑。所以黄河期货的这种机构服务模式正好迎合了他们的这种需求,很痛快的就开了户,派遣了工作人员。

其实,发明期货市场的初衷只有两个:套期保值和发现价格。套期保值可以帮助企业规避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风险,锁定生产利润,降低企业的经营风险。但直到如今,中国的企业能实现真正套期保值的仍是寥寥无几。原因很简单:企业相关人员的贪婪。本来是抱着套期保值的初衷来到期货市场,但最终却跟散户一样去追涨杀跌,投机倒把,大赚大亏,这种企业客户屡见不鲜。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中国特色原因:企业是国家的,所以亏了钱国家兜底,赚了钱个人受益。这种不合理的制度也让很多国企成为了期货市场名符其实的冤大头!

这家轮胎企业总部设在山东青岛,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国企。此前从来没有参与过期货市场,多年来也是一直困扰于橡胶价格的巨大波动,因此这次公司领导非常重视,特别派出了公司的副总张庆华常驻北京,专门负责橡胶期货的套保工作。

在黄河期货开户的现货铜进口商也是来头不小,总部设在北京,股东背景实力雄厚,财大气粗。他们也是第一次参与期货交易,期货部负责人名叫杜海明,直接和肖遥对接工作。

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豪华餐厅,肖遥正在硬着头皮陪几位大客户应酬。王总显然已经喝高了,茅台已经配起了红酒。张庆华和杜海明也是没少喝,本来就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已经快说成了俄语。顾总坐在王总旁边小心伺候着,而肖遥、王一楠和李春燕基本没喝酒,略带尴尬地坐在酒桌旁,静静地看着这三位酒鬼的精彩表演。

直到现在,肖遥也一直不喜欢这种中国的酒桌文化。他一直搞不明白,谈事就谈事,干嘛非要先把对方灌得醉醺醺,然后再谈正事。什么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在肖遥看来,这全是扯淡。在期货市场,你酒量再大也没用,市场不会被你灌醉,清醒时还不一定能做对吗,何况酒鬼呢?

张庆华满嘴吐着浓重的酒气,拉着肖遥的手,硬着舌头喃喃的说道:“肖总啊,我知道你是期货高手,期货大赛的冠军,战无不胜,我们公司这次就全拜托你了。我啥也不懂,但我有个优点就是听话,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指哪打哪,拜托,拜托啦!”

“对啊,对啊。”一旁的杜海明也老朋友似的拍着肖遥的肩膀,“肖总啊,别看我们岁数比你大,但在期货市场我们就是个新人。您是期货专业的高材生,黄河期货的后起之秀,以后我们两个人的生死大权可就都捏在您手心儿里了。赚了钱,哥们升了职,绝对忘不了您!”

肖遥真的懒得理这两个外行,但又不得不理。看在钱的份儿上,肖遥只好忍了。服务两个外行也是有利有弊,弊端是很难和他们交流专业问题,沟通起来有些困难,但利端也很明显:那就是不用跟他们做过多的解释,直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就好。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肖遥很不喜欢和这种外行一起工作,但他别无选择,他只能孤军奋战!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24条)

  • 12596
    12596 2019年1月9日 16:20

    刘强先生用生命带来了这本书的繁荣,书中的天条很多,可天条不就是让人去犯的吗?刘强先生的悲剧,无非知易行难。

  • 我是大傻子
    我是大傻子 2018年9月7日 20:59

    孔子说,好汉不跳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