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图书馆

浴火重生——我在现货市场的日子

这是一个真实的屌丝逆袭的故事。一个大学应届毕业生一失足误入期途踏入现货行业,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猜得到:被黑心公司忽悠做配资交易,亏钱、爆仓、上当、受骗,交易软件出不了金,女友不辞而别,兄弟背信弃义……但这一系列挫折并未打垮这个出生牛犊,他契而不舍累败累战,最终跟朋友一起成立了自己的现货投资公司,如今可以年入七位数字。

第七章 交易高手 大兵走了

7.1

王燕走了后,我每天白天拼命工作。我们现在经营一个部门,招兵买马当然是第一要务。徐娜娜负责招聘,我们用公司的营业执照在人才网站开通了招聘。每周的招聘会我们也都去参加,每天都很忙。晚上自已一个人。

天天上网,和自由鸟聊天。什么都和她说,包括王燕走的事,每天晚上她网上第一句话就是心情好些了吗?还经常讲一些幼稚的小笑话给我听。因为qq上的资料显示我们是同一个城市的。我一直想知道自由鸟的真实身份,可她一直不告诉我,我想和她见面她也不同意,说现在这样挺好,见不见面不重要。

连照片都不发给我。每天睡觉之前给王燕发个短信,她的手机从来没开过机,但没停机。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收到我的短信。就这样过了三个多月,我们的部门壮大到了10多个人。

我们部门下的客户有40多人。资金也有接近100万。这段时间股票市场正在进行一波历史大行情,我们认识了很多做股票的人。

马宏生把营销方向放到股票客户身上。我们还和一家证券公司合作给他们介绍客户,也能拿到不少股票佣金,也认识了很多股票经纪人,一直很想挖一些过来,但那个时候正是他们风光的时候,收入高,加上他们很多都觉得我们做的事不是很规范。一直没成功。

几年以后有一次我问马宏生,为什么你小子放着股票经纪人不好好做,做我们这行,他说,股票经纪人做的再大也只能是打工的,开不了证券公司。

我说,我靠,原来你小子有这么大野心。我特别重视营销开展,我觉得这才是公司持续发展的正途。不像很多公司,以招聘为主,将人招来后通过洗脑式的培训,最后把招来的人都变成客户。

这样的公司普遍活不长。我们每周六的理财讲座来听的人越来越多,但简篱只是讲行业介绍,公司介绍,交易品种,交易规则等擅长,技术分析不行,大兵又属于内向性,肚子里有东西倒不出来。

我们到了新公司后许川就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就由他来讲行情分析,客户反应还不错,但我一直对许川没什么好感,我们讲课的后半段都是讨论的形式,由比较有经验的听课者和听课的人讨论技术分析,股票,期货,现货,什么都讨论。一次周六,一个来听课的人改变了大兵的一生。

7.2

那个周六的理财讲座上,在最后的互相讨论环节有个做股票的人拿出一个交割单说自己的做股票一年翻了7倍,一大卷交割单。

他的目的就是想找股民做代客理财。大兵向他借交割单看了后就傻眼了,非要请那人吃饭。那人推脱了一阵后也就接受了。第二天大兵来了眼睛都是黑的,看来来特别的疲惫。我问他昨天饭吃的怎么样。

大兵一脸的失望。大兵昨天他一看那交割单就能看出来绝对是高人的操作,太厉害了。对进场点和离场点的选择把握的分毫不差,大兵说我的操作和这个人的操作比较起来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差距。

但昨晚那个人大兵和他了几句就知道这个交割单不是他本人的,这个人就是想拿这个交割单忽悠股民。大兵求了半天,那个人同意让大兵把交割单复印一份,大兵昨天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对照行情看交割单上的操作,越看越入迷。

用大兵的话说,他这辈子交易水平能到这个人的水平,他就死而无憾了。而且这个人明显没有尽全力,一年的时候有3个多月是空仓的。大兵说现在他就是想能和这个人见一面,我问他交割单上不是有人的名字吗,大兵说有名字有什么用啊,也联系不上。

我说你把交割单上的名字和是哪个证券公司的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我拿到资料后去找马宏生,问他这个证券公司有没有熟悉的人,他说没有。我就去找许川,把名字和证券公司告诉他,让他想办法找到这个人的联系方式。

7.3

把已经去打听的事告诉了大兵后,大兵每天什么都不做了。就是对着电脑研究那份交割单。和谁都不说话,徐娜娜说,大兵不会走火入魔了吧。我说没事,搞技术的人都是一根筋。过段时间就好了。

三天后的中午,许川拿了一个电话来。说他通过证券公司内部的人查到了这个人的电话,不过许川说大兵可能要失望了。证券公司的资料上显示开户的这个人是个已经70多的老头了,不可能是大兵要找的人。

我把电话给了大兵,说,我们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大兵拿到电话后,想了很长时间,电话打了过去,大兵说明了自己的意图,想和账号的操作者见一面,对方听了大兵的意图后,说,账户是他儿子在操作。

和不和大兵见面,他要问一下他儿子,并且他儿子人在不在本地,在另外的一个城市。第二天大兵再打电话过去,对方是他儿子不同意见大兵。之后大兵每天没事就给老头打电话,老头的老伴不在了,自己一个人,平时很无聊,几天就和大兵聊得很好,当大兵知道老头喜欢下围棋的时候,非得拉着我去和老头下棋,老头也就答应了大兵。

我对自己的棋艺还是比较自信的。大兵也见识过我和很多人下棋。我们去了后,我和老头一下才知道,绝对的围棋高手。我根本就不是对手,大兵不会下围棋,当天就要拜老头为师,跟他学下围棋。

那天后,每天大兵之是上午来公司,下午就去和老头学棋,半个月后我就不是大兵的对手了。

这期间,大兵和老头也建立的深厚的感情,时不时大兵就买些菜和酒去老头那小酢两杯,陪老头聊天。我都能感觉多大兵再给老头打电话时的口气变得亲切很多。

就这样一个多月后,大兵终于打动了老头,老头给他儿子打电话把大兵的做的事都说了,老头的儿子也很感动,答应见大兵,老头和大兵说了情况后,说大兵可以去找他儿子见面了。

大兵决定第二天就走,走的时候还嘱咐我每隔几天就去看看老头,给老头买些水果什么的。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大兵喝了很多,能看出来大兵的兴奋,我问他这次去是怎么打算的,大兵说他就是想去和这个人请教交割单上的操作大兵不明白的地方,比如好多次交易的买入时大兵研究了很多,就是看不明白是为什么买入的,从技术指标,价格,成交量上都说不通,可交割单上有接近三分之一的操作都是这样的情况。大兵说他一定要弄明白。

晚上我们喝了很多,胖子喝的直接就滑到桌子底下了。谁也没想到,大兵这一去,我们2年没有再见面,也没有联系。期间我也常去看望老头,也向老头打听过大兵,但老头的儿子他打电话说不要告诉我们大兵的联系方式。

后来我们才知道,大兵进入了一个外很很难接触和了解的行业“做庄”。两年的时间里大兵跟着老头的儿子做了好几个股票的庄,还做过权证的庄。积累的大量的操盘经验。两年后大兵回来的时候我问过大兵,为什么老头的儿子会收下它,大兵说他见了老头的儿子才知道自己了解的知识太少了,可学的东西太多了。

但老头的儿子开始不同意教大兵,说他们对找人很谨慎和严格,他们这个圈子也从不对外招聘。两年后大兵回来的时候我问过大兵,为什么老头的儿子会收下它,大兵说他见了老头的儿子才知道自己了解的知识太少了,就想跟着老头的儿子学,就拿出对付老头的死缠烂打的劲头,甚至于都给老头的儿子洗袜子。老头也为大兵说了很多好话。

最后老头的儿子也觉得大兵在这方面有天赋,大兵才如愿加入的。大兵走了之后,那种人与人离别的思念让我对对王艳的思念也越来越重,每天的短信都石沉大海。但一个电话又让我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