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图书馆

浴火重生——我在现货市场的日子

这是一个真实的屌丝逆袭的故事。一个大学应届毕业生一失足误入期途踏入现货行业,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猜得到:被黑心公司忽悠做配资交易,亏钱、爆仓、上当、受骗,交易软件出不了金,女友不辞而别,兄弟背信弃义……但这一系列挫折并未打垮这个出生牛犊,他契而不舍累败累战,最终跟朋友一起成立了自己的现货投资公司,如今可以年入七位数字。

第十二章 艰难的选择

12.1

许川带回来的消息让我们所有人一下都不知所措了,许川去北京是我安排的,因为有了上次不能出金的教训,我一直对资金的安全性有怀疑,加上马宏生告诉我,华夏的资金根本不是三方监管的,和证券的资金安全性根本没法比。只是简单的委托代扣,也就是说客户的资金是没有任何部门给监管的,银行也不管。

我们筹备公司开始,我就叫许川就去了北京,目的就是了解华夏的实际情况。他先后在北京的两家代理公司开了账户,做交易员。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他就想通过面试混进华夏商品交易所,但华夏商品交易所不招人,无奈他在华夏商品交易所在的西城区裕民路北环中心找了个物业的工作,竟然被他认识了一个华夏的前台,我们一致的评价是,如果再战争年代,许川绝对是一个出色的特工。

许川得到的消息是,不能出金已经不是个例了,现在是大范围的不能出金,经常有找到华夏的代理商,华夏给的解释要不就是系统升级,要不就是网络故障。但奇怪的是入金却一直是正常的,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哪个代理商闹得凶,华夏商品交易所怕事情扩散,才给出一部分资金。

如果代理商还闹,华夏商品交易所就威胁扣着代理商的返佣不给了,大部分代理商都被华夏商品交易所扣着很多返佣,多的有几百万的,所以大部分代理商都选择了忍气吞声,这也是为什么华夏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的原因。

可能因为我们是新公司,正不断的想华夏商品交易所入金,所以出入金和返佣都还正常,但许川给出的结论是华夏绝对不能再做了,风险太大。

12.2

晚上吃放的时候,我们对目前的情况进行了分析。也第一次出现了分歧,我们大部分人都同意许川的意见。

只有胖子不同意,毕竟现在的客户量太客观了,已经开始有固定的收入了,现在撤出,以前做的工作就全部都白做了,还要重头再来,其实我内心也是有些倾向于胖子的,毕竟我现在还有很多外债没有还上,稳定的收入还是很重要的。但对于公司的发展来讲,绝对不能去冒这个险,客户的资金一旦出问题,我们谁也承担我不了这个责任。

但这次胖子特别固执,执意不同意将客户的资金撤走,胖子甚至和许川吵了起来,这也是我们团队内部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争吵。

最后没办法,我决定分两条腿走路。将胖子的交易员团队留下来做华夏商品交易所,毕竟交易员都是我们直接掌握的,有情况撤退比较好指挥,将许川也留在胖子这边,许川对华夏商品交易所的情况了解,能帮上胖子。我们其他人和马宏生的经纪人团队将资金撤走去做别的。

我的建议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我心里明白,包括许川在内所有人都不舍得将现在的业务放弃,但大部分是理智战胜了感情和眼前利益。但我们又面临一个问题,我们去做什么哪?

简篱说可不可以继续去和证券公司合作去做股票业务,马宏生给出了否定意见,一是股票刚刚经历了一轮大牛市,2007年底到了6000点之后,现在一直处于调整期,股票客户的开发难度非常大。二是现在证券公司对股票经纪人要求开始规范起来,要求必须有证券从业资格证才行,我们这些人只有马宏生有,现在去考也不现实。

这时许川给我们提出了个想法,他通过华夏的前台听说天津3月份成立了一个天津稀有金属交易市场,华夏有的员工就跳槽去了这个市场,我们可以先了解一下。山东还有一个德州棉花交易市场,也可以了解一下。

做了决定之后我给原来的老总也打了个电话,毕竟他也是我们股东之一,而且我也是想提醒他华夏商品交易所的风险,毕竟他在华夏的资金太多了,当然我不可能和他说许川的事,只是跟他说听说华夏要出问题。所以他也没有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个事,但对我们想怎么做,他只说他不干预。

晚上我们都又喝了很多酒,毕竟大家心里都不舒服。公司就像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现在业务一停,后面都是未知数了,吃完饭后我们又决定去KTV唱歌,我们太需要发泄了。但当晚KTV以及第二天发生的事让公司和我自己都头疼起来了。

12.3

我们来到KTV已经比较晚了,除了两个女孩,我们都喝了不少酒。到了KTV又要了不少酒,毕竟大家心情都不好。

最后都喝得迷迷糊糊了,我基本都快没意识了。恍惚间感觉我的手机一直在响,简篱也好像提醒我两次。后来连怎么离开KTV的,怎么回到家的都不记得了,早上起来一挣眼发现简篱正在我的电脑前上网。

我马上坐起来,问道,丫头,你怎么在我这啊,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简篱哈哈大笑说,就你昨晚的样子,还想做对不起我的事。

我说,那你在我这呆了一个晚上啊,简篱说对啊,我昨晚把你送回来后太晚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家害怕,就在你这上了一个晚上的网。

不过你的手机真讨厌,一直在响,好像还是最后是没电了才不响的。我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没电了。算了,一会去公司再充电吧。我对简篱说,哈哈,我们也算是一起过夜了,你可别传出去啊,我还要保持我的单身形象那。简篱说你别臭美了,你的形象早没有了。我还害怕你说出去哪。

我看看表,已经快8点了,我问简篱,你就这么坐了一个晚上啊,怎么也不再床上睡会啊,简篱说就你晚上的样子,一会翻左边,一会又翻右边的,我哪敢睡床上啊 ,你这连个沙发都没有,想睡沙发都不行。

上次老妈走后,我就换了现在的房子,很小的一个房子,一室一厅的,估计也就40多平米。毕竟我一个人也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我对简篱说,我们洗漱一下赶快去公司吧,要不该迟到了,今天很多事情啊。

我们从家里出来后,我突然感觉和简篱好像特别自然,就好像是恋爱了很长时间的情侣一样,不过想想,可能是上次简篱冒充我女朋女在一起“住过”的原因吧。

到了公司后,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大家都比较紧张,今天能不能顺利的转出资金太重要了,以致于我是和简篱一起进来的都没人关注。我把手机接上充电器后,就去盯着转资金,我们决定先把几个没有持仓账户的资金转出来,一开盘我们就转资金,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转账失败。

我赶紧让徐娜娜给华夏交易所客服打电话。客服说可能是系统不稳定,让我们过会再试。我告诉马宏生,每隔十分钟就试一下。

我回到办公桌前,把手机开机,发现昨晚竟然有59个未接电话。都是一个外地的手机号打来的,还有一条短信,是今天早上的短信,我打开短信”傻瓜,你昨晚在做什么啊,怎么不接电话啊,我今天手术,昨晚我特别想听听你的声音“。是王艳,只有他这么叫我。

我马上给这个号码回过去,关机。她怎么了,为什么要手术啊。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一起了啊。

12.4

我给王艳回了个短信“见到短信后速回电话,担心你”。

这时徐娜娜叫我,说华夏交易所的一个自称客服经理的人要跟我说话,我拿起公司的电话,他说为什么你们这边好几个客户集中出金啊,快30万的资金了啊。

我灵机一动,说道,这些客户都是我们代理的客户,昨天有个盈利的客户资金本来要分给我们一部分的,结果客户不给我们,钱再客户的帐上我们也没办法,所以我们想用我们自己的身份证开户,放到我们的账户上统一操作。

他说,原来是这样情况啊,我说,是啊,你们应该也能查到我们这边客户开发的速度,我们后面还有很多客户要开户入金的。他说我跟领导说一下你们的情况。我说好的,那你尽快啊。

过了一会,他打电话来说他要来一趟我们公司,现在了解下情况。他现在就订票,明天就能到我们公司。我说欢迎光临指导啊,您定好票告诉我,我们明天去接您。放下电话后我们几个人赶紧商量明天的事。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