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汇眼财经首页
  2. 图书馆

少年股神——紫金陈长篇金融小说(完整版)

股市风云,变幻莫测,大浪淘沙,一将功成万骨枯。小徐哥、冷公子、姚娘子、进三少、金手指、古老师……各路英豪风云际会,局中有局,套中环套。父仇、家恨、爱欲、痴情相互纠缠,剪不断,理还乱……
这是一段股市江湖的传奇故事,每个人都可以做庄,但螳螂补蝉,黄雀在后,谁才是背后真正的庄家?就像每个人都以为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但最终难逃命运的安排。
本书作者紫金陈,80后怪才,顶尖财经机械分析师。紫金陈手里有两支笔,一支笔写商战武侠小说,开宗立派;一支笔写股市分析文章,一鸣惊人。

第十二章 夏远头痛的事

(16)

夜风连抚湖面,卷起细微的涟漪,荡漾开去。有谁,会在这样的深夜细细聆听那水波荡漾时的微妙声音?那不是一种声音,因为声音是用耳朵听的,这是一种滋味,因为滋味是用心来感悟的。愿意感悟这种滋味的人,无疑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夏远和顾余笑坐在湖边,只是今夜的湖边并不像往日那般宁静,和平。因为夏远的身边坐着一个女人,杜晓朦。女人在的地方,除非是个哑女,否则注定是安静不了的。何况这个女人是杜晓朦呢?杜晓朦在的地方,总是能带去欢声笑语的。但这也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欢声笑语,更多的时候,夏远和顾余笑装作看不见她,听不见她,甚至不认识她,任由她一个人,欢声笑语。

顾余笑问道:“你这星期股票赚得怎么样?”

夏远微笑道:“还过得去,12个百分点。”

顾余笑笑了起来,说道:“能在股市这么跌了一个星期的情况下,还可以赚12个百分点,你做股票的水平几乎要踏入神的领域了。”

夏远略显疲惫地说:“这星期也是我最累的一个星期了。”

顾余笑点点头,说道:“是啊,如果在股市好的情况下,买股票赚钱当然是件很容易的事。在这星期股市连跌了五天的情况下,涨的股票合在一起没有几只,要找出来,而且找对,确实是件很麻烦的事,你每天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了。”

夏远看了一眼杜晓朦,道:“而且要是有一只母苍蝇一直在耳边‘嗡嗡’叫,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顾余笑笑着道:“或许你可以把这只苍蝇给吃了,真没想到你和这只苍蝇的关系发展得这么快。”

杜晓朦娇怒道:“喂,你们俩说谁是苍蝇?”

谁也没搭理苍蝇,夏远继续对顾余笑道:“这星期股市里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宁波涨停敢死队狙击了古昭通的股票。”

顾余笑道:“恐怕金手指耐不住寂寞,想当华东证券老大了。不过这几年他势力发展之快,确实有足够理由坐第一的位子了。可是金手指和古昭通谁也不会想到,这次你会出现,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夏远笑了笑,道:“这次股神大赛,哪个团队旗下的人赢了大赛,团队就能入主华东第一基金,那时,不仅是华东证券的老大,全国的私募基金都要臣服了。”

杜晓朦问道:“那你们的意思,进三少也能成为老大咯?”

夏远笑着说:“那就看我能不能做股神咯。”

顾余笑轻轻叹了口气,低头苦笑一下,并不说话。

夏远又接着说:“现在最最最让我头痛的事,就是期中考试了。”

杜晓朦笑着说:“你这样的人,已经有了股市这么大一台免费取款机,你为什么还要读书?”

夏远指着顾余笑,说道:“我做股票,平均十次里面还要亏一次呢,你问问那个从来没亏过,姓顾的同学,他为什么还要读书。”

顾余笑摊开手,道:“我不知道。”

“所以我也不知道。”夏远说道。

杜晓朦又问:“你们俩都还是学生,为什么都这么懂股票,你们股票基础是你们家里人教的吗,怎么从没听你们提过你们家里人?”

顾余笑淡淡笑了一下,望向湖面,没有说话,夏远也没有说话,点了支烟。

夏远抽完烟,站了起来,对杜晓朦道:“走啦,我送你回寝室呆着。”

“你还没有告诉我呢。”杜晓朦道。

夏远笑起来道:“你和我们在一起时候,享受自言自语的快乐,也不是第一次了吧。呵呵。”

杜晓朦“哼”了一声,撅撅嘴,无奈地跟夏远而去。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2条)

  • 匿名
    匿名 2014年10月5日 10:31

    小说这类东西,,,没有拿漫长的真实的时间验证,都是一种个人的一种理解…….
    有时,它只是你路过的一个看上去不错的景物而已,

  • 匿名
    匿名 2014年8月4日 16:50

    终于看完了,我想问最后冷公子去哪里了,朱笛最后什么下场